20121012

不能心死


這世界太美了,我總是在探險的路途中,去發現和感受這些美好。


身為一個上班族,我擔憂自己的感受力、想像力和思考能力會逐漸僵化,畢竟我是個喜歡安定的人。還好大自然傳遞給我的點點滴滴,依然能夠記在心頭。


我喜歡船尾浪,事實上船駛過產生的浪花,並沒有消失的這麼快。「船過水無痕」是沒有道理的,或許十分鐘後的水面看起來跟之前一樣平靜,但在那裡的水已經不是之前的水了。就像人每經歷一件事之後的成長或是損傷,都使自己和之前不同了。將生命微分成若干秒及若干事件,人的一生便是由這若干秒和若干事件積分而成。

我在海上的時候,飄飄蕩蕩,感覺自己是茫茫大海中的一丁點,海上的天氣變幻無常,海上的人就是時時刻刻準備應戰,那不是對抗大海,而是努力在大海中維持平衡和繼續前進。


我在山上的時候,更加劇了「自己不過是大自然中的一小點」這種想法,有點害怕迷路,但環繞在四周的植物,明白的展現了各自強悍的生命力,它們各自有自己成長繁殖的目的,而它們終其一生就為了那個目的在努力,好比水筆仔的胎生苗要穩穩的插進濕地,或是鳥巢蕨在高樹上駐點,好爭取陽光和散播孢子的優勢。

當我對植物的認識越多,就越覺得它們有各自的可愛。

當我在茫茫人海中走跳的時間越長,就越覺得每個生物的生命力是不容質疑、非常珍貴的。競爭不會停止,但我們共存。
 

20120915

桃米村


久違的出遊囉!跳上火車,一路從臺北到臺中,必須要說,臺灣真美!

我去過日本、美國、澳洲、中國等地,從來也沒在公路或是軌道旁看見這麼多像是整片放大的花椰菜一樣的森林景色,這種開墾以及與森林融入的方式雖然不見得好,但也算臺灣獨有了吧!沿著鐵道,從都市進入小城,再進入鄉村,大片綠油油的田,想必是剛插秧吧!這樣的景色隨著一個個縣市而循環著。進入臺中,又進入都市了,不過,這次的旅程是要先去南投,很久很久沒有去南投玩了,這趟旅程很輕鬆愉快,可以稍為讓雙眼離開電腦螢幕實在是很令人高興。

我們在風雨中搭上日月潭纜車,一會兒被濃霧包圍,一會兒霧又散去,陽光大大露臉,是否該說這唯一不靠海的南投有股神秘的力量,能讓天氣千變萬化呢?


晚上,我們住在桃米村,就是那個受到921摧殘過後,成功重建的小村落。桃米村是個可愛的地方,其中一個象徵景點就是來自日本的紙教堂,不過隨處可見、深入村民心中的,是那些可愛的小青蛙和蜻蜓們。


這裡透過生態教育推廣,讓這裡有了桃米生態村,也讓桃米村的人民更認識也更愛惜自己的土地,因為這裡有別的地方沒有的東西,那是這地方與生俱來的、六條河流交會及人與自然融合的寶地。隨處可見門牌上的青蛙或蜻蜓圖樣,村口也是。

這天晚上下了點雨,十分涼爽,或是是太涼爽了,青蛙忙著叫,但卻不露臉。我在民宿的院子被蛙鳴吸引,一直轉來轉去,果然引來了民宿主人的注意,他拿了手電筒、套上雨鞋,便開始講解桃米村這一帶的生態。

這小小十幾坪的院子中間有個池塘,池塘中有蓮花和水草,旁邊有很多大石塊。民宿主人看起來就是個生態老手,聽聲音便知道是誰在叫。那晚最吵的就是腹斑蛙GeGeGe的不停,分明就是Keroro嘛!手電筒掃過院子周圍,出現整齊合唱,那是黑蒙西氏小雨蛙;潛藏在GeGeGe之下的,斷斷續續出現的,是拉都希氏赤蛙,大家的簡易記憶法就是拉肚子,牠的叫聲就像人肚子痛蹲馬桶會發出的聲音,憋憋的,好像不太舒服的樣子。


民宿主人聞聲找蛙,眼明手快的抓了幾隻拉都希氏赤蛙給我們看,牠是中型蛙,體長大約六公分,最明顯的就是母蛙的體型比公蛙大很多。自從上次做了青蛙專題之後,就覺得青蛙真是可愛的小東西,當然也忍不住摸了摸牠囉!啊哈,拉都希氏赤蛙不是黏的,牠身上有很多小顆粒,所以摸起來有點粗糙,體側兩邊各有一條凸起的背側褶。

除此之外,我們也在石頭上發現了正在交配的蝸牛,交疊在一起,有點微妙。


其他蛙都很難找,民宿主人說,因為天氣稍冷了,所以青蛙種類也少了些,如果是初夏,那日本樹蛙、貢德氏蛙、白頷樹蛙等等也都會來到這邊繁殖。他很得意的說,桃米村真的是很珍貴幸運的地方,全臺33種蛙類,在桃米村就可以看見23種,蜻蛉類的種類也有全臺三分之一這麼多!他還曾在自家院子裡看見害羞的臭鼬,也看過野豬的腳印,他懷疑是野豬迷路(喝了山豬迷路嗎XD)來到他的院子,因為不會走木板布道所以滑倒了,實在有夠可愛!

不過腹斑蛙真的很囂張,從天黑一直叫叫叫到隔天清晨,我朋友被吵到睡不著,還好我睡覺完全不怕吵。

隔天早上吃完美味早餐之後,當然要在院子裡拍拍照、曬曬太陽!


這裡有夜晚開花和只有白天才開花的兩種蓮花,還有我蹲在地上拍了許久牠都沒動的豆娘,小豆娘在陽光下顯得很耀眼,我很開心,覺得自己很幸運能來到桃米村,是趟意外的生態之旅。



20120814

招潮蟹的泥團子


呼,這次要說說三個月以前發生的事。


五月的某個週五,我們四人驅車來到新竹香山濕地。香山濕地由客雅溪和鹽港溪的泥沙共同堆積,形成北臺灣最大的沿海泥質濕地,據說是臺灣螃蟹數量最多、種類也最多的地方。事實是,真的是一望無際,而且滿地都是各式各樣的螃蟹!

小螃蟹都十分機警,只要一靠近,有洞躲的就躲回洞裡,沒洞躲的就拔腿狂奔,所以其實很難把牠們清楚的照下來。不過這隻可愛的小東西,大概以為只伸出一對眼睛不會被別人發現吧!



依我的觀察和推測,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哨兵蟹--短身大眼蟹,牠們會把身體藏在水中,只露出眼睛觀察四周。牠似乎在慌亂之中還是不小心露出廬山真面目!


另外要介紹的就是招潮蟹啦!香山濕地可以看到臺灣招潮蟹、清白招潮蟹、北方呼喚招潮蟹和弧邊招潮蟹。而根據我照片裡,這種有紅色大螯的應該是弧邊招潮蟹,而且是雄的。


招潮蟹是十足目沙蟹科,特點是雄蟹有一隻超大的螯和一隻小螯,而叫做招潮蟹是因為大螯揮舞的方向看起來像是在招潮水。香山濕地有非常非常多招潮蟹,至少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招潮蟹,牠們都很忙喔!雄的招潮蟹一直在洞口來來回回,其他小蟹的螯也來回送泥沙到嘴裡,你看看就知道!

(不要開聲音不要開聲音不要開聲音XDDD)

原來,雄的招潮蟹會用小螯的那一側的腳挖洞,鑽進洞裡挖了一團泥,再丟到洞口外面,看那像不像泥團子!而且這個洞的長相會影響自己的魅力,據說洞的周圍堆疊越高,就越容易得到雌蟹的青睞!旁邊還有幾隻小蟹,但我無法辨認牠們是誰,只是牠們一直忙著吃泥,補充有機質,然後吐弄出小小團的擬糞。

總之呢,香山濕地是個令人心曠神怡而且可以蹲在旁邊很久都不無聊的地方,視野很好,動物很多,不過由於這裡長期受到工業污染,其實生態很脆弱,大家有空去玩的時候,千萬不要破壞這裡喔!


參考資料:
臺灣海洋生物博物館http://wetland.nmmba.gov.tw/ba.htm
香山濕地常見的螃蟹http://sowhc.sow.org.tw/html/observation/sea/pan-sei/pan-seiset.htm

PS. 總算更新了,所以一次奉上照片和影片,呼...

20120429

一閃一閃亮晶晶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螢火蟲。

上一次看見螢火蟲,是在澳洲Nymboida的HOST家,當時真的覺得自己眼花了,遠方怎麼有黃綠色的光點在閃爍,也是當時,我才知道螢火蟲的光亮是一閃一閃的。我覺得自己很幸運,這次因為工作的緣故,能夠參與到台灣昆蟲館的賞螢之旅,也是我第一次看見這麼多螢火蟲,雖然稱不上是滿坑滿谷,但牠們像是藏在草叢裡、樹梢間的小星星,令人看傻了眼。

這些常被誤認成蟑螂,最外面的翅膀像葵瓜子殼一樣的小甲蟲,外表其實也不那麼討喜,但會發光這件事就足夠吸引人了!這次在平林農場看見的多半是黑翅螢(想看簡介照片就點進這兩個連結吧),當然也有見到別的,因為不同種的螢火蟲有不同顏色的光亮,閃爍的頻率也不太一樣,而我看見的光的顏色和閃爍頻率不只一種。

(享譽國際的)阿信老師在上課的時候問小朋友說,你們知道要怎麼分辨公母嗎?大致上有三種方法可以分辨喔:體型大小、發光器數量、還有眼睛大小。他說,像是雄的獨角仙或鍬形蟲要靠打架才可以搶到女朋友,因此雄性會比雌性來的大,然而螢火蟲不必打架,是靠發光來吸引女朋友,所以雌性長得比較大;又因為雄螢火蟲要靠發光來吸引女朋友,所以雄螢火蟲有兩個發光器,雌螢火蟲只有一個,不只如此,因為雌性的發光器只有一個,雄螢火蟲必須睜大眼睛才找得到女朋友,所以雄螢火蟲的眼睛比雌螢火蟲大。

阿信老師這一氣呵成的解釋讓我嘆為觀止,不管真相是不是那樣,都是十分容易記憶的,這正是科學傳播的重點啊!

根據我的觀察,這些小東西真的飛得很慢,光也閃得很慢,算是種悠閒的昆蟲,阿信老師說是因為螢火蟲的翅膀只有一對用來飛,所以飛得很慢,某幾種雌螢火蟲的翅膀甚至已經退化成小小兩片,根本就不能飛了呢!另外,受到驚嚇的螢火蟲,光閃爍的頻率也會跟著改變喔!因為下雨的關係,今天飛出來的螢火蟲比較少,據說是雨滴太大了,螢火蟲不小心就會被雨水打昏。而這些被打昏、黏在蜘蛛網上或是快要死了的螢火蟲,光的閃爍頻率就會越來越低,最後就一直亮著等待死亡了。

我發現自己在賞螢火蟲的時候變得感性,一片漆黑與寧靜無語,只有偶爾從燈籠裡穿透出來的微弱燈光,以及此起彼落的蛙鳴鳥叫,要不是因為是在工作,精神還是比較緊繃,不然真的覺得像在作夢。螢火蟲很難拍成照片,光線微弱而且短暫,讓我一直懷疑那其實只是視覺暫留,彷彿一切都是假象,然後才發現小星星的歌詞其實應該是在說螢火蟲,這樣一閃一閃的,藏在草坡樹林之間。

20120428

你究竟聽見了什麼


應該有不少人喜歡聽音樂吧?無論是古典樂或流行、搖滾,我們都不可否認音樂對人的生活的重要性。然而,對有些人來說,音樂聽進耳朵裡,嘴巴卻感覺到苦味,或是聽見色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在一年前,也就是決定畢業後要開這個網誌、走科普路線的時候,和認識十幾年的朋友聊天,談到我想把科學故事講給一般人聽,於是他跟我分享了他同學在課堂上的報告:音樂敏感症。他說,音樂敏感症是指某些人聽到不同的音程,就會感覺到不同的味覺,例如聽見大三度(ex. do-mi)會感覺到甜味,大七度(ex. do-si)會感覺到酸味。我當下覺得這也太有趣了吧!我只有聽說有人聽見顏色,從來沒聽過能聽見味道!

回家之後當然打鐵趁熱的查了資料(雖然放了快一年才寫出來...),果然有這麼一回事,而且這個研究調查被刊登在2005年三月的nature brief communications上面!資料顯示似乎並沒有所謂音樂敏感症這個症候群,而是列為"聯覺"的一種。無論是看見聲音、聽見顏色或聽見味道,這些聽覺誘發味覺或是視覺誘發聽覺的情形,都稱為聯覺,也就是不同的感官合併出現,而這種合併並非常見,甚至可以說十分意外。文章裡提到的個案看起來是由始以來第一個被發現能夠在聽見不同音程的同時,感覺到味覺的人,足以知道這種聽覺和味覺的聯覺真的十分罕見。

這不是那種聽到不同類型的旋律而引發不同情緒的情形喔!(例如大調聽起來比較愉悅之類的)根據個案的描述,這個聯覺的細節是,小二度有酸味,大二度有苦味,小三度有鹹味,大三度有甜味,完全四度有剛割下來的青草味,增四度是噁心的味道,完全五度是白開水味,小六度有鮮奶油的味道,大六度有低脂鮮奶油的味道,小七度有苦味,大七度有酸味,至於完全八度則是沒有味道。有趣的是,如果你對樂理有點研究,大概知道小二大七音程組成剛好是顛倒的,大二小七也是,而它們誘發的是同一種味道!完全音程(四、五、八)的敘述都很微妙,鮮奶油的味道更是詭異極了!

文章裡還有提到這個個案也有比較常見的"聲音與顏色的聯覺",例如C和紅色、升F和紫色之類的,總之,這個人的腦神經應該有多很奇怪的連結吧(笑)這樣聽到捷運關門聲或是救護車的聲音時,不是會一直覺得噁心嗎!!!

不過或許,有時候藝術家的腦神經跟一般人不太一樣,所以想像力、感受力或是真實的感覺都比一般人強烈許多(這位個案是個專業的音樂家呢!搞不好其實很有名也說不定),但不要被錯綜複雜的感覺搞瘋了才是。

參考文獻:



20120318

工作趣事


不知不覺一個月就過去了,工作很忙,有些不滿但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發生。姑且讓我在這裡分享一下工作時發生的事情吧!



有發現甚麼特別的地方嗎?我站在公司的陽台上曬太陽,赫然發現了橋下迴轉道的秘密:迴轉道不是靠右行駛的!或許常開車的人會覺得理所當然,但我這種腦袋裡只有車靠右走的嫩咖覺得這挺有趣的啦!因為是迴轉道,要是靠右行駛就要跟對向的車打架了,所以設計成靠左,減少行車的交錯。

再來是公司與隔壁建築中間夾的防火巷,我會記錄下來是因為我太驚訝於台北市區竟然有這種角落,兩棟建築大概相隔一公尺,上面有遮雨棚,居民會在中間掛竹竿、晾衣服,並且還有招牌,鑰匙店或裁縫店的那種小尺寸招牌!不時會有人從自家後門走出來,或是穿過這個防火巷,對我來說是個特別的小地方。畢竟在我的腦海裡,這樣的場景是出現在我阿嬤家的村子裡(那是個老地方啊)。

公司搬新家之後,我有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是的,我是指我自己有煥然一新的感覺。新的位置有很多窗戶,可以看到戶外,陽光灑落,不時有貓窩在旁邊建築的遮雨棚上,多少有點療癒的作用。而搬家的時間點也剛好是我進了公司不久,跟同事也漸漸熟了,一起做新計畫的夥伴又是個嗨咖,雖然工作很多很忙很累,但是同事相處的氛圍十分愉悅。當然,不可磨滅的還有my soul sister來到台北定居,帶給我很多瘋癲和歡笑。擺脫了沒有對外窗的狹小辦公室,也擺脫了囚禁自信與歡樂的心牢。感謝眾人。

所以說想要房間有對外窗,不是沒有道理的。(笑)

我們的工作通常是挑些常見的主題來做,而主題會先從雜誌現有資料取材,畢竟是做給小朋友看的東西,所以題目往往是《等待鮭魚季的棕熊》、《動物的保命絕招》、《太空與太空站》之類的,有follow我的FB的人可能有發現,我的某次留言裡出現了「澳洲動物還沒出現啦」、「石油和電都有囉」,這種對話常常出現在辦公室,「奇妙的電放在你家(網芳)囉」、「奇異果借我」······,不了解的人應該都聽得一頭霧水吧哈哈。

我們的動畫師很愛貓,天氣好的時候,附近的貓會在旁邊遮雨棚曬太陽,這時親愛的動畫師就會開始把眼神飄移到窗外,露出非常童趣的表情,她上次問了我一個有關貓的問題,讓我來問問大家:「貓坐著的時候都會把尾巴往身上捲回來嗎?有性別差異嗎?」
她跟我說她養的母貓尾巴會捲回來,可是工讀生養的公貓不會,真的是這樣嗎?
動畫師的題外話是,她上次完全就煞到六角恐龍XD瑪姬我可以介紹你的呆寶給她認識嗎?

上次S同事打了好幾個噴嚏,不知道為何扯到噴嚏的瞬間風速竟然跟颱風是一樣的!(大概因為都是做科普的人,所以連結都很科普吧!)S同事是個非常有想像力而且很喜歡比喻的人,於是她說:「所以可以說,颱風就像是老天爺在打噴嚏!」挖屋!這個譬喻對我來說真是驚為天人!不過動畫師說她想像不出來,也就指出了這個譬喻的盲點:颱風的風是旋轉的,然而噴嚏的風是直線的。沒錯!這麼多個腦袋碰撞在一起就是會有些意想不到的點子,我很喜歡!

這個月做的東西,讓我有機會回台大採訪了一個老師,感覺非常熟悉,彷彿自己還待在校園不曾離開,走進別人家的實驗室也有種懷念的酸甜滋味。我們問老師,科學家應該具備甚麼條件,他列舉了幾樣,說因為自己從小喜歡一草一木,覺得科學家要有好奇心,要有追根究柢的精神,還要有持續不懈的毅力與恆心。我在聽他敘述自己的學思歷程時,認真的覺得,教授就是個就算上了年紀也依然充滿想像力與熱情並懷抱夢想的人,當然,他們具備實踐夢想的能力(靠著歲歲年年的努力累積而來),總之都是些頑童(笑)。當個老頑童並不容易,懂得人世間的道理,依舊擁有熱情的人並不多,所以好的教授才這麼少見。老師問我這個工作做多久了,喜不喜歡呢?我說喜歡啊(儘管當天拍攝整個快累死我),因為想做科普所以才做這份工作。老師聽了很開心,說著小朋友的科學教育有你們在努力,很好。我想,工作再辛苦,有老師這樣的鼓勵,就又充滿動力了。

最後給自己一點期許,願我在許多年後,依然充滿熱情懷抱夢想,當一個有好奇心的生活科學家。

p.s. 拜託大家回應一下貓尾巴的問題吧!

20120213

克流感


猶記得幾個禮拜前的同學會,聊天的內容五花八門,從工作聊到每個同學的近況,再從導師和同學相繼結婚聊到在座有人吃了克流感產生幻覺,(OS:實在太酷了!幻覺耶!)

友人M說,他在軍中得了流感,病得被送進醫院吊了好幾天的點滴,並配合服用克流感,於是他產生了幻覺:「別人無論跟我講了什麼,我都覺得他是對的!」在場的未(來的)醫生解答說,臨床確實發現克流感會產生幻覺等副作用,像是覺得眼裡看到的人頭上長角之類的,可是造成副作用的機制並不清楚。

我好奇的是,為什麼這種會有明顯副作用的藥物,依然被廣泛使用呢?又甚至,在民國100年12月1日至民國101年3月31日之流感高峰期,在合約配置點之醫院成為了健保給付的藥品?

克流感(Tamiflu)的作用機轉跟流感疫苗不同。流感病毒有A、B、C三型,常見為A、B型,而H1N1這類是A型的亞型,這些不同型的流感病毒上面有不同的表面抗原,流感疫苗是由研究人員挑選當季可能發威的幾株流感病毒,將其表面抗原做成疫苗,而流感病毒上有一種表面蛋白質,叫做神經胺酸酶(neuraminidase),其活性部位至少在A、B兩型是相同的,而克流感就是針對神經胺酸脢的活性部位做抑制,讓病毒難以正常複製,進而減輕病症並縮短病程。

老實說,我覺得能研發出這個藥的人實在有夠厲害,因為是A、B型通用耶!2001年剛在台灣上市的時候,這一盒十顆的克流感所費不貲,要價950元自費,現在則是在流感高峰期有條件健保給付。這藥從上市開始,就被廣泛使用。至於副作用在所難免,每種藥物或多或少都有,尤其是越強的藥,副作用通常也越強,打完流感疫苗出現感冒症狀也很常見,但問題是,藥廠的檢驗報告並沒有提到會造成精神異常(幻覺或行為異常等)的副作用!沒錯,是羅氏(Roche),無所不能無所不包的羅氏大藥廠!

克流感1999年上市,日本使用克流感的量非常大,因此發現服用克流感而引發的精神異常,於是2006年起,克流感的包裝上註明了可能引起精神異常的警語,但羅氏並不認為有足夠的證據說明克流感與精神異常有直接關係。然而日本對克流感的研究並沒有罷手(應該根本是因為他們還是用非常非常多克流感吧),他們發現青少年服用克流感造成行為異常甚至自殺的比例高得驚人,而後也發現兒童服用克流感容易產生抗藥性。

至此,難道不覺得克流感的副作用有點可怕嗎?我不明白為什麼這種藥能夠如此呼風喚雨,到底是因為克流感實在太好用,好用到就算青少年因此行為異常而跳樓還是要用?又或是這藥是羅氏的,再加上也很好用,所以醫院不可能不買不開?我不知道醫生是怎麼看這件事,或是病人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或許病得真的很痛苦的時候,有這種強效藥真會讓人謝天謝地,不過會產生幻覺也是有我同學真人真事啊!說到底,我想,克流感其實也沒那麼神。

20120208

無尾熊


快來猜猜這隻無尾熊到底在幹麻?

我可從來沒想過會聽到可愛無比又常常都在睡覺的無尾熊竟然發出這種聲音!但還是先賣個關子,文末再解答。

video

無尾熊,動物界脊索動物門哺乳綱有袋下綱雙門齒目無尾熊科。牠們的主食是Gum tree,也就是尤加利樹,尤加利葉含有酚類與松烯類化合物(phenolic & terpene compounds),對大部分的動物是有毒的,但無尾熊還是照吃不誤,也不太喝水,原因在於牠們的肝臟能夠解毒,又有膨大的盲腸來消化吸收難搞的尤加利葉。

我在澳洲看中文旅遊書,裡面一直講考拉考拉,我還真沒有想到對岸真的這樣叫無尾熊啊......各大澳洲旅遊書推薦的布里斯本無尾熊景點就是 Lone Pine Koala Sanctuary,這段影片就是在這裡拍的,不過我也要推薦另一個在雪梨附近的小動物園 Symbio Wildlife Park,原因是Lone Pine幾乎都是無尾熊,要抱牠照相還要給錢,Symbio的動物種類比較多,而且大部分的動物都可以摸可以餵,像是袋鼠、山羊、羊駝、迷你馬等等都可以讓人親近。不過我在Lone Pine遇到摯愛Wombat袋熊,這就是緣份>///<,我想了半天才發現原來牠跟 kapibarasan(capybara,水豚)長得有點像,難怪我很喜歡(笑)順帶一提,wombat跟Koala是近親,水豚君和羊駝君在日本上野動物園是好朋友喔!

總之,Lone Pine的無尾熊真的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小,影片裡是一隻"正在發情"的雄無尾熊,那正是無尾熊"發情的聲音",叫聲有點可怕,此起彼落的時候真的蠻吵的,而且近距離觀察無尾熊的時候會發現,牠們其實沒有想像中的溫馴,總覺得是我們太美化牠們了。


P.S. 本來要寫別的主題,但最近體力實在太差,無法做太深入的思考,B學長指定的也還沒動筆,真是抱歉。

P.S. 我跟我媽說,我拍了無尾熊發情的影片,我媽先是愣了一下,再小聲問我幹麻拍那種影片,OS:阿是哪種影片啦......不過就是動物發情,他到底是覺得我的興趣太怪,還是覺得"發情"太害羞了不應該這麼大喇喇?

20120131

喝酒喝到吐


上個周末我去參加了只有五個人的高中同學會,本來或許會有六個人,但友人B前一天混酒喝,之後吐了兩次,於是就回家休息了,而主辦人A竟然也是宿醉狀態,只不過是前晚喝了500cc的啤酒和一小杯白酒,以至於四個半小時的會面中,她去廁所吐了至少三次!暫且不討論酒量(笑)到底喝酒為什麼會吐呢?

先從酒精在體內的代謝說起:

2 CH3CH2OH + O2 --> 2 CH3CHO + 2 H2O
乙醇(酒精)被氧化成乙醛,需要乙醇去氫酶(ADH)

2 C2H4O + O2 --> 2 CH3COOH
乙醛再被氧化成乙酸,需要乙醛去氫酶(ALDH)

在酒精以驚人的速度被吸收之後,主要由肝臟接管,負責代謝這個過量即有害的東西。

假設你的ADH很少,喝了酒之後,酒精在血液中的濃度就很難降下來,然後,就是頭暈目眩喝醉啦!相反的,如果ADH比較多,就比較不容易喝醉,至於臉為什麼會紅,以及為什麼會吐,要看的是第二個步驟進行的速度。

酒精被代謝成乙醛之後,乙醛對身體的毒性很強,並促進微血管擴張(臉紅),讓人噁心想吐,頭痛欲裂。當乙醛順利被代謝成乙酸,便能開心地被身體排掉,但如果身體的ALDH不足以應付身體累積的乙醛,就造成宿醉囉!所以友人A大概就是ALDH超級不足吧。

友人B問我說,想要解酒應該要怎麼做才好?很常聽到的偏方是喝濃茶或咖啡這種利尿的飲品,拜託不要!由於喝了酒之後,心跳已經比較快了,如果再加上茶或咖啡,心臟負擔會過大,而且,由於利尿的關係,使尚未代謝完全的酒精和乙醛通過腎臟,反而傷腎!另外我查了一下解酒液的成分,卻也發現沒有直接針對酒精代謝的酵素成分(不過想也知道不可能有這麼厲害的東西),網路上是建議多吃點水果,立論在水果的酸能和酒精中和,但這我打個很大的問號,另外的妙方是蜂蜜,研究指出蜂蜜中的果糖能促進酒精代謝,但是!!!實驗室裡的果糖量似乎也非一般情況能夠攝取的,所以也不太可行,於是乎好像還是只能多喝點水(竟然有種毫無進展的感覺!)。

總歸一句,喝酒過量有害健康。既然喝醉可能會失去意識,喝到吐也不舒服,宿醉更痛苦,也沒甚麼有效的解酒方法,那麼,雖然偶爾喝一點也挺開心的,但還是適量就好唄~

20120129

團結合作的__


團結合作這個形容詞,通常會用來形容甚麼呢?恩,用不著賣關子,我想談的是螞蟻!稍微複習一下,螞蟻是動物界 節肢動物門 昆蟲綱 膜翅目 蟻科,非常有名的社會型昆蟲,簡單來說就是會一起找食物、搬東西,有階級,會分工合作的動物。

除了卵、幼蟲、蛹之外,成蟲包含了蟻后、雄蟻、工蟻和兵蟻四大類。通常在一個蟻群中,只會有一個蟻后,長得比其他蟻都大,是負責產卵的皇后;雄蟻是為了和蟻后交配而生,交配完就會死掉;工蟻負責收集食物、照顧幼蟲等工作;兵蟻則是上顎發達,捍衛整個蟻群的安全。特別的是螞蟻的生殖方式與人類大不相同,蟻后與雄蟻交配後,蟻后能夠儲存大量的精子,有受精的受精卵會發育成工蟻或兵蟻,皆為雌性,而且沒有生殖能力;而沒有受精的卵則發育成雄蟻,通常只在生殖季節會誕生。所以說,蟻群是雌性當家,組成也以雌性為主。

我在澳洲的吐烏巴的小農場玩耍(?)的時候,看到了驚人的場面--螞蟻搬卵!套用已知知識,雖然我不知道這是哪一種螞蟻,但我知道,這些忙著搬卵的螞蟻是工蟻。由於我與友人正在山坡上,將植物周邊的磚塊和支撐桿重新調整成符合風向、避免植物被吹倒的位置,所以搬動了原來放在地上的磚塊,於是發現了磚下的小秘密:一大堆的螞蟻和螞蟻卵!牠們大概想著屋頂怎麼被掀了,慌張得不得了,於是像是快轉一樣的拼命把卵搬到地底下吧!(影片的聲音是我本人和友人,不過就裝作沒聽到吧,我只是懶得修掉XD)

video

找資料時,在google打上螞蟻卵或螞蟻蛋,跳出的結果竟然都是食譜菜單,想請問有人吃過螞蟻蛋這道名菜嗎?

附帶一提,過年前,同事在為未來套書列主題時,將動物和昆蟲分成兩個項目,讓我發現似乎不少人並不把昆蟲視為動物,到底是為什麼?猜想是否因為有些人認為哺乳類才稱作動物,卻也並非如此,難不成因為昆蟲沒有‘‘肉’’,所以常常讓人忘了牠們也是動物?這個差錯怎麼發生的,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還有,昆蟲綱的特徵之一是有三對腳,蜘蛛有四對,是蛛形綱,就分類來說跟昆蟲差夠遠了,別再搞錯囉!

20120128

澳洲的馬路


由於首篇就提到馬路上的環境音,就不得不提我去年去澳洲聽到的、無法不成為整個旅途的笑點的聲音--「啾~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video

這是澳洲布里斯本和雪梨兩個城市裡都可以發現的行人穿越鈴聲,過斑馬線時會響起,完整的聲音應該是「嘟.嘟.嘟.嘟.嘟...啾~~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循環。‘‘啾’’是在剛轉換成小綠人時響起,出現得實在有夠突然,有時等紅綠燈等著等著恍了神,就會被嚇到;‘‘啾’’後面的‘‘嘟嘟嘟嘟嘟’’則是非常急促,或許是為了催促行人快點通過,而且兩者銜接的時間長短不一,或許是因為機器不同,也或許是因為路口寬度,又或許是因為機器快沒電了(?)最後的‘‘嘟.嘟.嘟.’’是小綠人已經轉換成閃爍的小紅人,逼迫你快點過的時刻,再循環到‘‘啾’’之前的‘‘嘟.嘟.嘟.’’就是真的紅燈。

因為這個聲音,再加上小綠人出現的時間出奇的短暫,讓我覺得在澳洲過馬路是一件非常緊迫的事。我並不知道這個行人穿越鈴聲是不是通行整個澳洲,也不知道它真正的用意是不是為了幫助盲人,或只是單純的便民設施,讓聽到的人都跟我有一樣的感受,覺得緊張得要死了快點過馬路!台北市信義區的十字路口也有會發出聲音的行人穿越號誌,像是鳥鳴或是蟋蟀叫聲之類的,據我所知,這類根據不同行徑方向而有不同聲音的號誌確實是輔助盲人的設施,雖然同樣是號誌發出的聲音,但與澳洲號誌的聲音比起來,聽到的感覺還真是天壤之別啊!

我與友人在整個旅途中不斷模仿這個聲音,最後甚至在友人的半脅迫下(?),要求我一定要把這個聲音錄下來,因為實在太有趣了!不留念怎麼行!

除了聲音之外,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可以討論。這個行人號誌有個按鈕,台灣某些地方也看得到,就是當你要過馬路的時候,就按一下下面的按鈕,紅綠燈就會開始運作轉換,根據我的觀察,我發現在澳洲,如果不按這個按鈕,那你眼前的行人紅綠燈可能永遠都不會變成綠燈,所以通常走到路口的第一人會馬上按下這個鈕。而且,我剛到澳洲時,若是遇到要按按鈕的情況,通常只會按一下,還一邊問友人為什麼其他人都按很多下,有必要顯得如此不耐煩嗎?但在我多待了幾天後,我竟然也成為了會按很多下的人!其中的原因或許是因為自己看了當地人的表現而學習得來,也或許是因為綠燈實在太慢,讓我忍不住不耐起來。雖然我並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也沒有認真去探究,不過這些行為表現的確是某種因果的呈現,值得花一點心思去注意。畢竟生活裡時時刻刻包含了各式各樣的因果關係,影響著我們的行為,如果願意去意識到那些,或許就更容易改變我們想改變的一些事。

20120126

《環境音》

總算是鼓起勇氣開啟新的部落格,當作是新的開始。《環境音》的誕生,主要的用意是想將生活裡的科學呈現出來並與大家分享。我所認為的「科學」,其範疇並不僅限於實驗室,而是以自身的好奇心,去探索有疑惑的所有事物,從基因如何運作乃至於吹風機的原理,都能夠成為科學討論的內容。有鑑於我發現台灣許多知識分子在自己專長的領域表現得可圈可點,但在其他常識範圍卻顯得不知所措,尤其是科學常識,也就激發了我想要讓不了解科學的人試著了解,讓不習慣科學思考的人能培養這樣的思考模式。

前幾天我利用農曆年假又翻了一下《我的日常推理》,這類的日常推理小說即是把身邊會接觸到的一切都拿來當作推理的題材,無論是利用蛛絲馬跡找尋指甲剪或是推敲哪個鄰居昨天去過哪裡,如果我們能夠把那些偶然被激起的疑惑,當作推理小說來解謎,或許生活中的科學就變得更生動活潑了許多。

之所以將部落格取名為《環境音》,是因為我個人很少在路上戴耳機聽音樂,我喜歡聽環境音。路旁、捷運上、車站裡,都十分吵雜,環境音有百百種,或許是鄰座對話,或許是捷運廣播,又或許是此起彼落的引擎聲,若藉由環境音來觀察這個世界,應該絲毫不費力吧!從捷運、火車、公車廣播裡分析出些許不同,或是走在不同的街頭,發現不同的馬路種著不同的行道樹、有或沒有分隔島、為什麼設計成單行道、汽機車的流量比例等等,這些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人問的問題,雖然就算不了解也沒甚麼影響,但偶然的好奇卻能讓自己更認識這塊土地,或許也不是件壞事。

所以,就讓我在這裡分享一些科學小事和那些一閃而過的疑惑吧,有時或許會有些失準,不過如果有人願意閱讀並分享討論,那這個部落格也才真的擁有它存在的意義。